開平金聲獅鼓製作 承百年手工技藝 造抖擻“金聲”醒獅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1-16 09:54

為展覽活動做的3.8×3.8米的大獅頭。

深夜,吳東英還在為獅頭上色、作畫。
獅鼓店的倉庫內擺滿了獅鼓半成品。
“海上絲綢之路”地名文化珍藏展現場。
掃一掃 看新聞視頻
胡沃鎰正在修整獅頭的配件。
工人正在裁布。
工人正在為獅頭安裝獅須。

工人正在為竹架上紗布。

    鼓點起,醒獅活。醒獅具有開拓拼搏、不畏艱險的寓意,作為嶺南的民俗文化,在廣東地區佔有重要的地位。每逢喜慶節日,或重大的活動,就有醒獅助興,這個傳統歷代相傳,經久不衰。而懷有妙手生花之技的獅鼓製作手藝人,能為醒獅的神態、氣勢添上神來之筆。

    2019年12月26日,記者到達胡沃鎰的金聲獅鼓店時,他和兒媳正在為一個巨型獅頭上須。這個獅頭黃身白鬚,雙目炯炯發光,彷彿下一秒便要舞動起來了。胡沃鎰是金聲獅鼓製作技藝的第三代傳承人,金聲獅鼓製作精良,獅頭靈動傳神,獅鼓聲音宏亮,藝冠五邑,以其精湛技藝名傳海內外。這項傳承百餘年的廣東省非遺項目有何獨特之處?胡沃鎰和他的家人們向記者娓娓道來。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崔怡娟 

    文/圖 江門日報見習記者 凌雪敏

    1

    一手精良技藝傳承百年

    胡沃鎰的金聲獅鼓店起源於1988年,位於開平市三埠新昌永富路,已從單一的獅鼓作坊,發展成為製作龍、獅、鼓、演出服等,售賣鑼、鈸等一整套龍獅道具的綜合店。該店是該非遺項目在開平市的傳承基地,街頭街尾都有一個店面,街尾的用作制鼓、扎架,街頭的則用於上色拼裝,店面並不大,掛滿了工具、半成品,金聲獅鼓製作技藝就在這小小的店面得到傳承和傳播。精良的工藝代代相傳,讓這家老店得以傳承至今,仍為人稱道。

    近日,這家店承接了一個訂單,製作2個3.8×3.8米的巨型獅子頭,用於活動展覽。眼看快完工了,胡沃鎰還是不放心,陪着工人們加班加點趕製。他表示,此前店裏並沒有做過那麼大的獅子頭。一個如此巨大的獅頭,扎架、裱紙、繪色、抹光油得七八個人加班加點花費近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完工。“這個獅子頭很考功夫。白天我們放在店鋪對面的騎樓下,完成正面的工藝製作,深夜街上的人少了,就把它拉到街道上,由於太大,幾個人往往要在梯子上互相借力,才能艱難完成頂上的裱紙、繪畫工作。”胡沃鎰説,完工後的獅頭得十幾個人合力才能抬得動。

    “因為如此大尺寸的獅子頭很少有,因此材料都是向廠家特別定製的,成本比較高。”胡沃鎰告訴記者,這個訂單對方能給的資金很有限,剛好夠支撐材料、人工成本,但想到這個獅頭是為文化宣傳活動展覽之用,能借此弘揚傳統工藝,讓更多人知道金聲獅鼓,感受它的魅力,他一咬牙還是答應下來。

    對金聲獅鼓的熱愛,不只有這家百年老店,還有永富路的街坊。這個大獅頭製作之初就已在街上傳開了,街坊們經過店鋪時都會張望兩眼。獅頭暫存的位置正好就在一家五金店旁,難免會影響到生意。但五金店老闆不但不責怪,還很支持。“金聲獅鼓是開平的驕傲啊,他們做的獅頭工藝非凡,可好看了!”這位老闆説起來喜笑顏開,每天閒了就會走出來,細細觀賞着這個龐然大物。

    “這獅頭都成了開平的網紅了,天天都見到有人來拍照發朋友圈。”一名店員邊裁着手裏的布料,邊自豪地説。除了這個“網紅”大獅頭,店內掛滿的紅的、白的、黃的、綠的獅頭,也是員工們的驕傲之作,“這個是送去紐約的,這個是去福建的,這些旗是做給開平的一家學校的。”胡沃鎰給記者比劃道。

    2

    “老祖宗的東西應該留下來”

    這個黃燦燦的大獅頭在太陽底下熠熠生輝,嶄新明亮。但胡沃鎰告訴記者,要是在以前,做出來的獅頭可沒那麼新簇,這是因為其中的用料不一樣。胡沃鎰介紹,以前做獅頭的須用的是麻,需要經過浸泡、拆解等步驟才形成細長的流蘇,用作獅須;顏料需要從植物、礦物中提取出來,曝曬、研磨、泡水後才能用,且顏色效果沒有那麼光亮。受工時和人工成本制約,現在店內已經把大部分傳統制作材料換成現代材料,只保留熬漿糊、扎竹篾等傳統工藝,使得製作出來的獅鼓的質量更過硬了,也更好看了,用上好久也不顯舊。如現在的獅須便是化工合成材料製作而成的,用丙烯顏料免去了提取工藝,方便了製作的同時,形成的色彩也更加鮮豔。

    但是,胡沃鎰並沒有因為工藝的“進步”而感到特別開心,在他的心裏藏着一個作為傳統匠人的遺憾。在胡沃鎰看來,傳統文化必然要有人文韻味。但現在店裏這些產品附着了現代工業痕跡,雖然是好看了不少,卻沒了沉穩之感,反而削弱了老祖宗留下來的匠心精神。“用傳統材料做出來的獅頭色調更沉,有一種天然的質樸感。現在都流行‘修舊如舊’,傳統文化本來就是一種‘舊’,它應該煥發新生,但同時也應該使後人能繼續看到它的‘舊’,這才是最理想的傳承。”胡沃鎰説,現在的客人大部分都以經久耐用、光鮮氣派為衡量產品質量的首要標準,加上出於製作成本、時間的考量,做獅頭的舊工藝都漸漸淘汰了。而獅鼓因其音色對原材料的材質有所要求,製作技藝反而沒有受到特別大的衝擊。

    不過,雖然受工業的衝擊,金聲獅鼓店裏還是能找到一些“舊”痕跡的。店中掛着一塊“金聲”牌匾,據説已有數百年曆史,其起源已無從考究。胡沃鎰介紹,店中還曾保留了一批原工藝用的材料,但它們卻沒有牌匾那麼“幸運”了。在一次清理時,店員認為這批材料已經用不上了,便將其扔掉了。胡沃鎰至今仍感到惋惜,“不管有沒有用,老祖宗的東西應該留下來的!”胡沃鎰重重嘆下一口氣。

    3

    傳承技藝的年輕人不好找

    近日,王先生位於躍進路的便利店開業了,即使店前的人行道很窄,他也要僱一隊醒獅隊過來,在店門前擺上兩個小獅頭,敲鑼打鼓賀上一把。“開店是件開心的事,請舞獅隊過來‘鬧一鬧’,一來取個好彩頭,二來也吸引人流,何樂而不為?”王先生説。不論是創業開店、還是傳統過節,廣東人都喜好舞獅、舞龍,以此慶賀。因此,相比起其他非遺項目,獅鼓製作一直都有一定的市場,維持技藝人的生存。早在上世紀80年代獅鼓的鼎盛時期,滿條永富路都是製作獅鼓的店,即使如此,獅鼓市場仍供不應求。

    “醒獅精神代表了積極向上、奮勇拼搏的廣東人精神,有廣東人的地方就有醒獅。現在也還有很多學校、商會,美國或加拿大等國家的華僑在我們這定製獅鼓。”吳東英説。吳東英是胡沃鎰的兒媳,因為有一定的美術功底,喜愛獅鼓,便跟着胡沃鎰製作獅鼓,至今也有20多年了。吳東英介紹,現在這條街上就只他們一家店還在堅持了。金聲獅鼓店內掛滿了已經制作好的獅頭,四周還有許多半成品、邊角料,工人們都在緊張地忙碌着,為訂單趕工。現在店裏一年可以賣出五六百個獅頭,但也僅能維持店鋪的運作,為節約成本,工作都是一家人在做,請的工人並不多。如今網絡發達,通過微信等渠道,他們接到福建等外省甚至海外的訂單,才進一步拓開了銷路。“雖然訂單沒有以前那麼‘火爆’了,但現在名聲打出去了,越來越多人來找我們做獅鼓,市場上獅鼓的需求量還是可以的。”目前,吳東英正準備着手開淘寶店,進一步拓寬銷售渠道。

    “除了經濟成本,有經驗有手藝的人越來越少也是工人難請的原因。”吳東英告訴記者,現在店裏最年輕的,也快40歲了。一直以來,開平市政府都通過政策優惠、助力宣傳等方式傳揚金聲獅鼓,越來越多的人感受到了這項非遺文化的魅力。胡沃鎰表示,很多時候都有學校組織學生前來參觀體驗,但也只走馬觀花,還是難以找到傳承技藝的年輕人。“獅鼓製作工藝複雜,當初我跟着父親學習了二十多年才全數掌握技巧。現在這項工藝帶來的經濟效益不高,誰還會花那麼長的時間學習這項技藝呢?”胡沃鎰的語氣含着幾分惆悵。

    挖掘僑鄉地名文化  “海絲”藏品載鄉愁

    廣東省東倉里美術館作為展示平台,一直致力提升展覽的文化品位,讓展品通過展覽增值。最近,《“海絲之路”地名文化珍藏展》在該館的至寶館展出,吸引了眾多行家和收藏愛好者的關注,也吸引了各界人土前來觀展。該展把僑鄉地名文化融入“海絲之路”的主題,精選本土藏家手上的“克拉克瓷”和新會的官衝窯陶瓷藏品展出,還特意請來專家舉辦現場品鑑活動,從收藏品托出“鄉愁”,引起觀者共鳴,得到行家的認可和觀者的讚賞。

    上川島

    海上絲綢之路重要中轉站

    早在北宋時期,江門就是廣州通海夷道上的“放洋”之地,是國外朝貢船隻停靠之地。

    上川島在海上絲綢之路的歷史上有其獨到的地位,是海上絲綢之路重要中轉站和主要貿易場所。早在16世紀,便被葡萄牙人稱之為“貿易之島”,法國人稱其為“希望之地”,葡萄牙人被准許居留川島,川島成為葡人初期的遠東商業基地,在上川島停泊並上岸陳列貨物,與當地人交易。

    上川島大洲灣遺址是明代陶瓷外銷東南亞及歐洲國家的貿易點和中轉站,是中葡貿易史以及中西海上“陶瓷之路”的見證。

    官衝青瓷

    曾為海上貿易主要貨品資源

    新會官衝窯,原稱“陶瓷窯遺址”,位於古井鎮官衝村碗碟山。始燒於唐中期,盛於晚唐,至宋初停燒。這個位於新會古井鎮的大型古窯址,在1957年被發現,自此新會陶瓷手工業曾顯赫一時的輝煌歷史才得以重見天日。

    唐代中晚期,新會的先民在縣南部的古井島興建大規模的窯場,大量生產日用青瓷,並將瓷器生產基地的佈局擴大到潭江流域,尤其充實了唐朝產地的格局。

    由於新會官衝窯靠近海邊,運輸方便,在唐朝,還是外銷陶瓷的重要生產基地,印尼、泰國、越南等東南亞一些國家以及中東、東非、歐洲出土陶瓷與官衝窯相印證,揭示了官衝窯為當時海上絲綢之路貿易提供主要貨品資源的歷史。

    官衝窯陶瓷因為自身獨持的歷史價值和地域文化體現,到了今天已是不可再生的珍藏品,成為僑鄉悠久歷史文化的佐證和載體。

    克拉克瓷

    器形豐富精美令人大開眼界

    公元1602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在海上捕獲一艘葡萄牙商船——“克拉克號”,船上裝有大量來自中國的青花瓷器,因不明瓷器產地,歐洲人把這種瓷器命名為克拉克瓷,其原產地為中國福建漳州的平和。

    自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至崇禎六年(1633年),時值海上貿易十分繁榮,當時西歐資本主義發展處於原始資本積累階段,西方對中國瓷器的需求日益增加。據史料記載,僅荷蘭東印度公司就在17世紀的80年間從中國運出瓷器1600萬件。

    明萬曆(1573—1620)年中,景德鎮制瓷業出現原料危機,造成景德鎮外銷瓷生產的大幅減產,東印度公司的經營者們手持景德鎮瓷器樣品和西方人喜愛的圖樣尋找新的供貨地。於是,福建沿海民窯就成為大量製作景德鎮瓷器替代品的生產基地。據文獻記載,1621至1632年間,荷蘭東印度公司曾三次在漳州收購瓷器,數量動輒上萬,同時,日本人也從漳州購買瓷器,其中不乏數目可觀的的南勝、五寨窯產品。

    本次展覽的克拉克瓷以其數量和器形的豐富和精美,征服了行家和觀眾,表示“開了眼界”。專家指出,收藏到了一定程度,可向專項收藏發展,重視僑鄉文化特點的藏品研究,深挖藏品的歷史價值和文化意義,從而樹立僑鄉藏家藏品的獨特地位。 (文/圖 宜君 暖根 鳳萍)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