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羣英半輩子和木雕打交道 用雙手“雕”出百年傳承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3-09 15:54

梁羣英正在精心雕刻。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梁羣英正在精心雕刻木雕像。

    “靜能生悟”“心繫前線,我們必勝!”……近日,面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禮樂梁氏傳統木雕製作技藝第四代傳承人梁羣英在家創作了一系列抗疫主題書法和國畫作品,用美術創作的形式加入到抗疫一線中。他把作品發到微信朋友圈後,獲得了不少朋友的關注與點贊。

    對於梁羣英來説,繪畫、書法是一種興趣愛好,更是傳承木雕技藝的必備美術素養。從他記事起,畫筆、木頭、刻刀便一直伴隨着他的生活,最終成為梁氏木雕第四代傳承人。50年來,木雕成為他生活的樂趣、他謀生的技藝,更成為他傳承民間文化的責任。

    1 禮樂梁氏木雕四代相傳

    梁羣英,祖籍新會區雙水鎮沙朗村,出身於木匠世家。在他的印象中,家中百多年前便已從事木雕的生計。

    木雕最早的起源已難以準確追溯,但在江門有着深厚的底藴。在梁羣英的印象中,曾祖父那一輩人很會“雕木”。“雙水是個農業大鎮,那時很少有塑料製品,金屬材質又比較貴,大部分用具都是用木頭製作。”逐漸地,大家發現木頭不僅能製作農具、生活用品,還能製作成傢俱,雕刻出各種各樣精美的花紋,木雕逐漸成為一項工藝。雙水村民由此發現了商機,紛紛以木工製作、雕刻為生,其中便有梁氏一家。

    “1891年,曾祖父梁祖永在江門墟頂街創辦‘板仔行梁氏木雕作坊’。”談起梁氏木雕,梁羣英的聲音不自覺上揚,“那個時候,因為曾祖父有美術功底,雕刻出來的東西都比別家的要精緻、美觀,梁氏木雕在當時便很有名氣。”

    後來,隨着科技發展,電腦數控雕刻出現,大部分的木雕工藝趨向機械化。“欲速則不達。木雕速度越做越快,但工藝卻越來越淡,會手工雕刻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然而,梁氏木雕卻始終堅持手工雕刻。“爺爺告訴我們,手工木雕的那種味道,是機器做不出來的,而我們應該繼續加強自己的美術水平,保持手工木雕的特點。”結合客人的需要,他們不斷學習、樂於創新,雕刻的物件也越來越豐富。從屋檐吊板、大門、牀裙,到知名人物、菩薩神像等。現在,常有佛山、珠海等地的“識貨”人,專程驅車過來找他們雕刻。

    2 精雕細琢才能出精品

    自小就在木雕工作室長大,父親對待木雕的態度,就成了他的態度。“在我小時候,父親經常專注地雕刻作品,我則在一旁幫忙拉鋸刨木,看着父親的精雕細琢,我對木雕也逐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梁羣英説,父親常告訴他,雕刻精品的前提,是良好的美術素養,於是到了讀書的年齡,他更是一閒下來就拿木頭學習雕刻,用紙畫畫,學習美術基本功。

    作為啓蒙老師的父親梁檢也會手把手向梁羣英傳授木雕技藝。“傳統手工木雕工具多達幾百件,如平鑿、斜口鑿、圓剷鑿、圓孤鑿等。在學習木雕之前,父親首先教我的是,瞭解每把鑿子的具體用法,以及如何磨好每一把鑿。”

    練習日復一日,雕刻年復一年。1994年,梁羣英在與父親商量後,決定創辦梁氏木雕廠,將四代傳承的木雕技藝帶到更多人面前。“從雕刻古典傢俱椅背圖案,扶手浮雕圖紋,再到祠堂廟宇的神翕、佛像等,梁氏木雕的特點之一,都是寓意吉祥。”梁羣英介紹,作必有意,意在吉祥。梁氏木雕作品以“畫中有戲、寓意吉利”為特點,形象鮮明、色彩豔麗,常表現出濃郁的民族傳統風格。

    “木雕不如作畫,畫錯了還能用顏料掩蓋。木雕的每一刀都是不可逆的,都要注意角度、力度。一旦刻錯,整塊木頭就沒法修補了。”梁羣英説,每件木雕作品的誕生都是精雕細琢的過程,凝聚着工匠的大量心血。其中,雕刻佛像人物更是梁氏木雕的得意之作。

    “製作一件精美的佛像作品,一般都要花上一個多月甚至更長的時間。在動刀前,要清晰瞭解人物特徵,精測佛像高矮比例、美術立體三圍,思考手腳動作變化等。接着,還要進行選材開料、木工製作、雕刻裝飾、打磨拋光、上膠油漆等工序,每一個步驟都不能有絲毫馬虎。”談到佛像木雕,梁羣英似乎有説不完的話,“材料的選擇還要注意木材的紋理,避免材質和雕刻主題的搭配不當。”

    因為喜愛,梁羣英經常在工作室中一呆便是十幾個小時,絲毫不覺得枯燥和厭煩。

    3 木雕技藝傳承任重道遠

    在梁羣英的木雕工作室,迎面就是一副古樸木雕鏤空屏風,往裏走去,百多件造型各異、精工細作的木雕藝術品撲入眼簾,有佛像、根雕、人物、傢俱等,大的有數米見方,小的精緻到掌寸之間。

    在雕刻桌旁,身着一身素黑針織衫的梁羣英,神情專注地在一尊原木木樁上精雕細刻。刻刀在他手中上下翻飛,刀起刀落間,兩名農家婦人肩挑兩捆大蕉的形象逐漸鮮明,這是機器所不能隨心所欲雕刻出來的禮樂一景。

    在操作枱上,記者還看到幾件泥塑雕像。梁羣英告訴記者,為了保證木雕作品的質量,他還有一個小習慣。“在雕刻木料前,我會先按照比例泥塑出一個最滿意的模板,再雕刻在木頭上。”

    在機器製造業高度發展的今天,手工操作正處於被普遍淘汰或擠壓於邊緣化的尷尬。木雕傳統工藝也是如此。手工木雕工藝繁雜、耗時長、容錯率低,在當下的年輕人心中已不太受歡迎。

    “木雕不僅是手工活,更是一項體力活。”梁羣英坦言,在以木雕為生的25年來,也曾有不少年輕人表示對木雕文化的好奇與喜愛,前來求學。但由於木雕學藝週期長,過程“枯燥”,且對文化修養和體力要求較高,鮮有年輕人堅持下來,木雕工藝的發展逐漸呈現斷層現象。

    2019年,經過近129年發展的禮樂梁氏傳統木雕製作技藝被列入江門市第七批市級非遺項目。作為“梁氏木雕”第四代傳承人、江門市木雕刻根藝創作研究基地負責人,梁羣英也發揮自身作用,主動參與到非遺文化的傳承發展中來。

    每年參加廣東省民間工藝博覽會、走進校園展示木雕文化……梁羣英在自己創作之餘,還積極推廣木雕藝術,受到不少國內外遊客及學校學生的歡迎。

    “現在國家更重視文化創新的發展了,我們也在盡我們所能,努力將中國傳統民間藝術文化傳承下去,培養出更多木雕藝術人才。“梁羣英説。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崔怡娟 

    文/圖 羅霈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餘,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